山东频道 > > 正文

揭秘“潮鞋江湖”:为买鞋搭帐篷彻夜排队

2019年09月02日 10:11:10 来源: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

  “大学生炒鞋年入50万元”“男孩一面墙,堪比一套房”“炒鞋赚首付”……当前,各种“炒鞋”话题在年轻人群体中备受关注。为何有人会对潮鞋如此痴迷?炒鞋的利润空间有多大?炒鞋存在什么样的潜在风险?今天,齐鲁晚报推出专题报道,为您揭秘“潮鞋江湖”。

  8月30日凌晨两点,上百人在位于济南泺源大街的银座商城门前排队等着领抽签号。为度过漫漫长夜,有人搭起了帐篷,有人带来折叠床,有人简单铺点东西睡在地上,还有人坐在马扎上刷着手机。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许建立摄

  很多潮鞋爱好者怎么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,自己的最爱会以这样的方式登上网络热搜,甚至出现各种“鞋榜”,并在二手交易平台奇货可居。

  不过,从潮鞋变“炒鞋”,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目前有关鞋子的话题已经明显超出个人爱好的范围,透着商业炒作、资本投机的意味。“AJ一面墙,城里一套房。”这样的调侃也吸引不少圈外人跟风涌进“炒鞋圈”,引发了一波波的潮鞋抢购潮。

  潮鞋限量发售引发午夜排队

  8月30日,周五,对于济南的很多潮鞋爱好者来说,这一天注定没法“淡定”。当天凌晨2点,在济南泺源大街银座商城门口,已经排起了上百人的长队,拐了好几道弯。

  他们之所以如此“兴奋”,是因为一则潮鞋限量发售信息。8月29日下午6点,济南银座商城一体育用品店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信息,限量发售几款球鞋,并于8月30日发放抽签卡300张。这一消息很快在济南“潮鞋圈”内传开。

  根据流程,当天将发售300个签,先到先得,这是第一关。只有拿到签的人能够换取登记卡,才有资格参与8月31日的抽签,这是第二关。不过,需要注意的是,并不是排队就可以拿到签卡,必须持本人身份证和同名信用卡以及TOPSPORTS会员才能领取。

  8月29日晚上11点,崔明(化名)就来到了位于济南泺源大街的银座商城。他今年20岁,是山师大三的学生,这是他自从爱上买潮鞋以来,第一次“夜排”。说起“玩鞋”,崔明坦言,自己平时爱打篮球,对于名牌球鞋,刚开始就是好奇,当然也为高档球鞋的时尚帅气所吸引。

  “有需求就有市场,2016年夏天,我被拉进一个类似于悬赏的QQ篮球群,群里的好多球友渴望有一双好球鞋。2017年,在朋友的介绍下,我又加进了一个球鞋地区交流群,大概也是那时起,我开始有意识地去排队买鞋,主要是自己穿,偶尔也会挂到网上卖。”崔明说。

  如果说领号考验的是排队的毅力,那抽签凭借的则是个人运气了。崔明说,他第三次抽签才被抽中,是“AJ1蒂芙尼款”,“当时感觉像中大奖一样,是一种久违的开心。”

  崔明所说的“AJ”是知名运动品牌“AIR JORDAN”的简称。这次“夜排”,他的目标是“AJ1黑曜石”。

  有人搭起帐篷,有人带折叠床

  晚上排队拼的不仅是精力,更是体力,马扎是必备装备,因为不仅可以休息,暂时离开时还可以用来占位。

  零点时分,排队的人群中有人耐不住饥饿,于是叫了外卖。组团“夜排”的人在地上铺上一层塑料纸,快餐的味道,在马路上都能闻到。

  过了凌晨1点,疲惫的人们为了休息开始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了。搭帐篷、折叠床、空气床,有的还准备了毯子。没有准备这些床具的人,有的坐在马扎上靠着电梯东倒西歪,有的围在一起聊天打扑克,想方设法驱赶困意。

  位于队伍第一名的在帐篷里休息,据后面的人介绍,这个人在8月29日专卖店还没下班时就来排了,所以拿了“第一”。根据发售通知,8月30日上午9点半才开始放号,所以,很多人等候的时间在10小时以上。

  在发售点不远处有一家24小时便利店,店里还提供免费租赁马扎的服务。店老板说,很多排队的人带了便携马扎,他的店里只有四个,平时自己用,有人来借时,只需交纳35元的押金就可以借走,还回来时再退还押金。

  今年大四的李亮在青岛西海岸新区上学,趁着暑假的尾巴来济南找女朋友玩,不过,为了一双“AJ1丝绸黑脚趾”,他还是于8月16日赶到淄博排队购买,但悻悻而归。这次李亮凌晨3点就来排队,他说,去淄博买,发150个号,抽30多双,在济南,发300个号,抽100多双,来济南排队,中签的概率很大。

  排队人群中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还遇到两名刚高中毕业的学生,一个马上就要上大学,另外一个则高三复读。因为排号买鞋需要信用卡,他们说,审验资格时用的都是父母信用卡的副卡。

  怀孕五六个月也赶来“夜排”

  8月30日上午9点,现场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。潮鞋爱好者小刘告诉记者,自己是凌晨1点到达银座商城门口的,才拿到了140号,那些前100号的都是前一天过来的。

  与小刘不同,另外一个7点到达现场的山大研究生就没这么幸运了。“就差3个号,第300号正好在他前面几人发完了,太可惜了。”与其熟识的一位鞋友杨先生表示,这是他第二次没排上号了。正常情况下,7点半左右到都是可以拿到号的,他本以为这次提前过来能拿到,没想到人这么多,又扑空了。

  据店员介绍,这是该店8月份以来第三次发售了,每次过来排队的人都很多,这次最夸张,可能有大学生开学的原因在。

  此外,记者注意到,除了“90后”“00后”等年轻群体,其中不乏一些中年人的身影。一些家长是为了给孩子买,现场好几对母子、父子组合在排队等号。另外,一对年轻夫妻也很是引人注目,妻子怀孕已经五六个月了,孕肚十分明显,两人拿到了两个110左右的号签,也是在半夜就开始排队了。

  当天上午10点半多,“拿牌大战”终于结束了。“通宵排队都是常事,也是小事,明天才是重头戏,只要抽中了,这一宿就算没白折腾。”换好登记卡的小刘表示,希望这次幸运能够降临。

  感觉买了不合算,六七十人弃签

  8月31日是个有人欢乐有人愁的日子。他们或被幸运砸中,抱得爱鞋归;或再次落签,遗憾离场。

  上午9点刚过,专卖店门口已经被前来抽签的人堵得水泄不通。当天共发售四款鞋,分别为“AJ1黑曜石”和“AJ4FIBA”的男女款,售价在899-1399元不等。9时40分,抽签开始,发售现场以工作人员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巨大扇形,其中挤满了等待抽签的炒鞋爱好者。

  随着工作人员喊出一个个中签号码,人群中发出一阵阵惊呼,中签者高举自己的签号走到工作人员面前登记。没中签的,则是一脸羡慕地看着,然后低头看一眼自己的签号,期待下一个中签号码揭晓。

  当天,从抽签到鞋子售罄,历时3个小时。但是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在现场发现,当工作人员宣布“AJ1黑曜石”男女款鞋码全部售罄以后,一大批潮鞋爱好者选择弃签离开现场,而另外一款“AJ4FIBA”还有不少鞋码。

  为何潮鞋爱好者会选择弃签呢?一位有过潮鞋品牌店工作经验的潮鞋爱好者小高解释说:“现在市场上,AJ1被炒得比较火,来排队的多半是希望能抽到它,剩下的那款AJ4,除了真喜欢它的会买来穿,其他人不会入手。”

  “因为AJ4市场反应不是很好,买了容易砸手里,就算卖出去了,也很不划算。”小高算了一下,一双AJ4以发售价1299元买入,市场价也就一千四五百元。卖鞋的话,再搭上运费,可能连200块都赚不了,根本不值得折腾,还不如直接弃签。

  虽然前后有六七十人弃签,但也有喜欢AJ4的鞋友,一直等待到抽签结束。据记者统计,当天300个签中,百余人中签。

  但一名常来此店抽签的鞋友却表示,平常中签没这么容易,一般情况下中签概率也就10%左右。这次有点特殊,同时发售四款鞋,鞋码也全,鞋子量大,中签率才高的。

  这边买了那边卖,鞋贩子现场收鞋

  抽签结束,一名中签买下“AJ1黑曜石”的山艺大四学生特别兴奋:“像做梦一样,我不会还没睡醒吧?”他说,从高中打篮球的时候,他就很喜欢篮球鞋,大学以后才开始买AJ,参与抽签十几次了,这是第一次中签。上次“AJ1红丝绸”发售的时候,自己排了一夜,排到了签却没中,对这种排队抽签都快心灰意冷了,没想到这次居然中了。

  缴费之后,中签的幸运儿排起长队在耐克门店前等待领取自己的鞋子。有的人拿到鞋子之后,会立刻找个角落坐下来,把鞋拿出来,把玩一下,上脚试试,然后开启拍照模式,一脸满足,甚至还有人直接换上新鞋走出商场。

  小高表示,这些人一看就是真心喜欢鞋子的,买给自己穿。但是,还有一部分人,目的可能就没这么单纯了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男士,手里拎着三双AJ1男款鞋,还时不时向买到AJ1的其他鞋友询问是否出售。小高说,这个男的就是鞋贩子,经常在发售现场看见他。不过,现在肯现场转手的人越来越少了,大家都知道,压一阵再放到网上去卖价格更高。

  “现在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‘炒鞋’的队伍中了。”小高说,从今年6月底开始,他感觉来排队抽签的人越来越多,很多明显不是爱鞋的人也加入抢鞋队伍里。“大部分鞋友爱好潮鞋就是个人喜好,这样虚高下去,伤害的还是消费者,付出的成本越来越高,再这么下去,真玩不起了,也不知道有多少炒家会被埋里面。”

  【相关报道】

  潮鞋的诱惑还是炒鞋的泡沫?专家:参与者可能成为另一种“韭菜”

  8月31日,在济南泺源大街银座商城一体育用品店内,一名潮鞋爱好者中签,获得了买鞋的资格。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周青先摄

  作为一种商业文化,“潮鞋文化”通过定制、联名、限量等概念,刺激着潮鞋市场的繁荣,“潮鞋江湖”应运而生,甚至还衍生出近期升温的“炒鞋”市场。某卖鞋平台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“炒鞋”三大指数:AJ指数、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,部分限量球鞋的市场交易价格与发售价格相比涨幅在100%以上,个别球鞋涨幅甚至达几十倍。炒鞋风潮愈演愈烈,俨然成了一门“大生意”。

  2000元钱买双鞋,转手就卖了两万

  8月31日,耐克“AJ1黑曜石”发售,各发售现场人气火爆,就算通宵排队,依然是一鞋难求。“AJ1黑曜石”发售价为1299元,当天22时,某卖鞋平台42码的售价为3669元,两天内到货的话,价格为4399元,比预售价高出3100元,涨幅约为238%。

  在发售现场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观察到,有相当一部分购鞋者并不是想买来自己穿,而是想转卖赚差价。由于限量发售,一款热门潮鞋在济南的几个店面总共也就一百多双,买不到的只能加价从别人手中或者从潮鞋类交易平台购买。

  一小伙拿到“AJ1黑曜石”后,先在旁边柜台仔细检查了鞋子的质量,然后与朋友畅谈起来:“估计能赚一笔,这可是黄金码啊。”

  他介绍说,自己是个“AJ迷”,有发售活动都会积极参与,这次被抽中选了43码,打算转手卖了。“我的脚是46码的,比较边缘,价格炒不上去,也就2000块钱。但42、43码这种属于黄金码,价格会比较高。把这双43码的以高价卖了,再买双46码的自己穿,剩下的钱就是赚的了。现在炒鞋利润太高了,我朋友前段时间2000块买了双‘AJ5冰蓝’,最近两万元卖了,转手就赚了一万八千元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在“潮鞋圈”,这种“倒卖”鞋子的情况很常见,就算真正的潮鞋爱好者,也经常参与到“炒鞋”的队伍中。

  潮鞋资深爱好者小高也表示,这种玩鞋的方式叫“以鞋养鞋”,有人是因为抽到自己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想要的鞋码,但机会也不能浪费,所以选个其他鞋码,然后高价卖掉,再买回自己想要的,就这样,鞋子倒来倒去,价格也跟着虚高上去了。

  除此之外,更严重的是鞋贩子,他们雇用人手排队抢购,抢到鞋子之后,压货一段时间,等到鞋子价格炒到高位之后才会出售。

  低价买入高价卖出,潮鞋成了一种投资

  据了解,早在8月31日“AJ1黑曜石”发售前,它的预售价格就曾突破5000元。“因为今日发售量比较大,价格有所下降。”一位资深炒鞋玩家表示,说到涨幅,近期最夸张的应该是“AJ5冰蓝”,发售价仅为1399元,现在已经炒到“2万+”了,就算这样,依然有人在收它。

  其实不止AJ5冰蓝,像前一段时间发售的“AJ1红丝绸”,还有AJ1的“白扣碎”“黑脚趾”等很多款潮鞋,现在的市场交易价格都远远高于发售价格,涨幅超过200%。

  资深玩家“铁牛”向记者展示了他在“nice”APP上的好货,一年之内的10余双AJ潮鞋,市场价上涨了近万元。“铁牛”表示,自己买的鞋都是老款,根本不是热门货,涨幅都很小,少的涨了四五百元,多的涨了两千元。如果是热门款,一个月就能涨上万元。

  “入手的潮鞋一般都不会立刻出手,得压一压货,等涨到预期高价时再销售,这样才能狠赚一笔。”业内人士翟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一些人把买潮鞋当成一种投资,低价买入,高价卖出,吃的就是这个利润。

  据闲鱼7月潮鞋涨价榜,“AJ1倒钩低帮”发行价849元,7月闲鱼价6100元,涨幅达618%;年度“鞋王”潜力榜前三位是“AJ1倒钩”“匡威1970s”“yeezy黑天使”;发行价2399元的“AJ1倒钩派克李”7月闲鱼榜卖到89999元,涨幅36。5倍。

  这样的潮鞋榜单和涨幅令潮鞋市场风云诡谲,也让很多潮鞋爱好者感叹“太魔幻”。

  圈里圈外都在炒,情形越来越夸张

  其实“炒鞋”并不是一个新鲜词,只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“炒鞋”一直属于热爱篮球的小圈子。近年来,随着潮鞋市场繁荣,“炒鞋”愈演愈烈,尤其今年六七月份,全球球鞋市场的几笔大单,让“炒鞋”曝光在大众视野中。

  “早在2018年的时候,就感觉到有大量的新人在不断涌入球鞋市场。”一位已经淡出球圈的老玩家告诉记者,感觉去年突然有很多人注意到了球鞋,另外,再加上“毒”“nice”等球鞋交易平台APP的加入,球鞋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  “现在‘炒鞋热’多是集中在年轻一代,毕竟还是太年轻,不理性,跟风现象严重。”“铁牛”告诉记者,现在某些综艺节目或者流量明星带货效应太大,也是导致炒鞋愈加严重的原因。但说到底,使得人们如此趋之若鹜的最重要原因还是高利润。炒鞋门槛很低,不需要什么资本投入,通宵排队以发售价买鞋,转手就能卖个好几千元,甚至上万元。

  “感觉快要控制不住了,现在越炒越夸张,圈里圈外都在炒。”一名潮鞋爱好者表示,雪球越滚越大,潮鞋价格虚高,真心热爱这个鞋子的人已经快要买不起鞋子了。

  发行商“饥饿营销”,让鞋市供不应求

  记者在某卖鞋平台APP上看到,APP内有潮鞋的行情分析,有买鞋的理财指导,甚至还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记录制作了涨跌幅,编制三大指数——AJ指数、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,并以此为炒鞋者提供市场信息动态。

  有分析认为,球鞋消费的背后已经形成球鞋文化,它强调从穿搭潮牌中追求与众不同。除了商品给消费者带来的精神满足感之外,这种球鞋文化的重要推手还有品牌商,他们通过限量发售以及之后的系列操作,让球鞋始终保持较高的关注度。目前,炒鞋的产业链已经基本成形,品牌发行商“饥饿营销”,让鞋市供不应求,鞋贩与卖鞋平台等二级交易平台从中操作,价格翻番上涨,最终,消费者为炒鞋行为买单。

  “很难相信,潮鞋这样一个完全不具备硬通货潜质的商品,会开始具备期货和股票的特质。”中国证券一位分析师表示,“物以稀为贵”是炒鞋的一个基础,但潮鞋可以被仿制,且不具备可鉴定性。目前,市场上没有任何一家专业机构能够对潮鞋与高仿品进行精准鉴定,出具鉴定证明。潮鞋的稀缺性根本无从保障,市场上的炒作也会更加肆无忌惮。在各种投机资本面前,参与者很可能成为另一种“韭菜”。

  面对“炒鞋”是否涉嫌过度“饥饿营销”,一些商家也陆续做出了回应。例如,AJ官方在发售的鞋帮上直接写了“not for resale”(禁止转售)的标语;有的明确告知授权经销商取消非联名款产品的排队和抽签。

  有业内人士认为,在潮鞋文化流行背后,玩家们也在表达着一种对偶像的情怀寄托,饱含着战胜困难、坚韧不拔的意志品格,市场愿意为这种消费买单,这是吸引年轻人的重要原因,也是起初潮鞋市场形成的动力之一。但是值得市场警惕的是,这却成了“炒鞋”者的炒作和收割的卖点。

  面对种种乱象,很多人感慨:当潮鞋只关乎炒作价格,而无关体育精神,这样的追求还有多少意义?

  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记者于民星 许建立)

[ 责任编辑:王媛媛 ]
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

相关稿件

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平台